余飞跃:《社会保障学》知识体系建构研究

  :《社会保障学》应围绕“社会保障的本质是什么”以及“社会保障发展的动力机制是什么”来建构一个有内在逻辑关系的知识体系。现有以《社会保障学》及相关教材为代表的社会保障知识内容丰富,但知识点关联松散。本研究首先提出,新的知识体系可从社会保障发展史上标志性现象入手,归纳与提炼出社会保障本质是收入再分配、人们因为收入低(贫困)而需要社会保障、政府提供福利的动力机制是福利交换暴力(选票)三大原理性假设;其次将社会保障制度嵌入社会结构之中,从社会运行与人的行为规律出发,解释并论证三大原理性假设;最后将社会保障项目按福利需求分类,从纵向分析项目背后的社会问题与解决问题的制度安排之演化历史,证明该项目的社会保障安排本质是收入再分配,从横向对各国该项目的制度安排进行模式划分,择代表性国家就分配方向与力度进行细节考察。这可形成一个逻辑自洽的社会保障知识授课体系。

  作者简介:余飞跃,华东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社会保障理论与教学。

  社会保障学是社会保障专业本科生专业必修课程,也是公共管理类其他专业的专业必(选)修课程之一。课程开设的目标多样,如掌握社会保障基本知识、运用社会保障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从事社会保障实务与管理的技能。其中,掌握基本知识是最基础的目标。社会保障学的基本知识由哪些内容构成呢?有没有选择的准则?我们可以参考成熟自然科学学科的知识结构。自然科学研究物的运行规律包括两个最基本的问题:物的本质是什么,物的运动规律是什么?对某个领域的研究对象的本质与运行规律进行总结,作为一个基础性的知识体系并供后来人学习,我们称之为某一学科,如力学、光学、声学等。教材正是以学科的基础性知识体系为主要内容,兼顾学习者的层次、特点以及学习的规律,组合学科知识的主要承载体。

  同理,社会科学研究各类社会现象的运行规律,实质是组成各类社会现象背后的人的行为规律。其中,社会保障学研究作为人类社会一项制度安排的社会保障的运行规律。因此,社会保障学课程基本知识的核心内容应回答两个问题:社会保障是什么?社会保障发展的动力机制是什么?社会保障学课程基本知识是由若干知识点以及点与点关联构成的体系。由于对上述两个核心问题的回答只有真伪之分,因此,我们认为社会保障知识体系的授课内容适用于所有学习社会保障的对象。

  现有高校社会保障学课程知识编排是以各校自编或知名学校编著的教材来具体呈现,因此我们对各校社会保障学授课知识体系的分析可以参照现有社会保障学教材的知识体系。知识的体系化包含两个方面,一是呈现了全部的知识点,二是知识点之间有清晰的逻辑关系。现有社会保障学知识点已经十分丰富。例如,描述社会保障制度内容,构建为什么要社会保障的理论,探索社会保障制度与外部环境的关联,如社会保障与经济、政治、文化等社会结构领域的关系。然而,社会保障内部知识点与点之间的逻辑并没有清晰呈现,类似一个黑箱。本文试图探寻弥补这一缺憾的思路,最终服务于知识点之间关联体系的建立。

  假定各校社会保障学授课内容以出版的教材为蓝本。通过学校图书馆的读秀搜索软件,辅以百度搜索,分别以“社会保障”“社会保障学”“社会保障概论”“社会福利”(社会福利教材内容与社会保障有别,但本文选取其与社会保障内容重合的部分)为关键词,搜索到39本教材。这些教材所属类别丰富,既有普通高校的劳动与社会保障系列教材,也有公共管理类、经济管理类、财政与税收类、人力资源管理类的系列教材,另外还有应用特色类的教材。

  现有教材在知识点的排列上,一般遵循“总论—分论”的模式。总论中概述的知识点主要有:风险与社会风险、社会保障定义、社会保障发展历史、社会保障思想渊源、社会保障理论流派(新自由主义、马列主义、改良主义、福利经济学、凯恩斯主义经济学的“国家干预理论”等)、社会保障理论分析、社会保障体制、社会保障管理、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大丰收论坛,社会保障基金、社会保障水平、社会保障中的政府责任、社会保障法、社会保障模式、社会保障愿景、社会保障环境、社会保障功能、逆向选择与道德风险等。这些知识点在我们收集的39本教材中分布见表1。

  “分论”部分一般都按项目分类,详细描述项目的结构与内容。现有教材对制度项目按两种方式来分类。一是按资源来源与保障对象来分类,将社会保障项目分为社会保险、社会救助、社会福利以及补充保障项目。其中,对社会保险的划分一般按保障项目背后的福利需求分类,分为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二是按保障项目背后的福利需求分类,包括养老保障、健康保障、工伤保障、失业保障(有教材将工伤与失业保障合并为劳动保障)、住房保障、军人保障、补充保障等。还有一些将补充保障进一步细分为教育保障、贫穷保障、灾害保障、法律保障等。

  除了上述主流的“总论—分论”排列之外,也有学者将社会保障知识体系划分为:总论、制度以及制度实施(包括社会保障管理、经办、法制建设等)。由此,我们可将现有教材知识点结构归为三类,如表2所示。

  现有种类繁多的教材在我国社会保障学科发展史上,凝结了学者们开拓性探索的勇气与智慧,顺应了社会保障实践发展的需要,极大地推动了学科从无到有并不断走向成熟。这些丰富的知识也为我们的后续研究奠定了深厚的基础。然而,由于社会保障学科建立时间短,而学术研究有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现有知识结构亟待解决两大问题。第一大问题是教材的内容,这些知识点如何组合回答社会保障是什么以及社会保障运行的动力机制这两个学科基础问题;第二大问题是教材的结构,“总论”中各知识点的内在联系是什么?“总论”与“分论”之间的内部联系是什么?这两大问题也可以表述为,有无一个自洽的逻辑可将上述所有知识点串起来形成一个科学的知识体系?所谓自洽的逻辑是指有一个公设的起点,从起点推理到结论没有漏洞。所谓科学的知识体系是指回答了构建学科的两个基本问题:社会保障是什么以及社会保障发展的动力机制是什么?

  因此,严格意义上说,现有教材呈现的社会保障学知识并未体系化,只能算作社会保障学有关现象的描述与归纳。我们试图在前人的智慧与探索的基础上,运用一种科学的方法来建构知识点之间的联系,为社会保障知识体系化提供一些有益的思考。